走,带你去看山村的“脱贫标语”??贵州脱贫攻坚一线

发布日期:2020-06-13 07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华社贵阳6月5日电(记者段羡菊 王新明 骆飞)盘旋绕行在贵州山区采访,时时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条脱贫攻坚标语。它们有的漆在路旁,有的涂在墙上,有的写在牌子上。语言大多通俗,有时不乏幽默,有的还散发着与贫困斗争的硝烟味。

  激发脱贫志气的标语,是最风趣的一类。“抢当贫困户,永远不会富,吓跑儿媳妇。”这三行标语,竖立在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望谟县麻山镇的一个路口。“窝在家里出懒汉,出门干活人人赞。”“富贵贫穷不是命,艰苦奋斗能翻身。”在这个县的郊纳镇、打易镇,这样的规劝,经常可见。

  毕节市纳雍县董地乡,是贵州评定的全省20个“极贫乡镇”之一。去秋和今夏,记者两次经过这里,第二次时发现路边多了一条标语:“主动参与发展,创造有尊严的收入。”当地乡干部告诉记者,确保全乡未脱贫的250户872人,在2020年上半年达到脱贫标准,迫切需要激发他们当中有劳动能力者,用勤劳的双手,外出务工或者在本地参与农村产业扶贫。

  与“等靠要”的脱贫依赖症做斗争,是贵州各地近年脱贫攻坚的重点。2019年6月,贵州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到纳雍县两个山乡蹲点调研后,指出群众吃低保现象多,有的让老人分户吃低保、由政府承担养老责任,有的青壮年劳动力不愿外出打工,理直气壮地讲“要穷穷到底,政府来兜底”。纳雍县深刻反思,举一反三,全面整改。

  “今天的辍学生也许就是明天的贫困户。”六盘水市水城县果布戛乡的山路上,这句直言不讳的话,用红漆醒目地刷涂在路旁的坡壁。“有田不耕仓库虚,有书不读子孙愚。”这句标语写在望谟县郊纳镇集镇附近的路旁。

  教育扶贫标语,是记者在贵州见到的较多一类。在贵州的贫困山区,义务教育阶段辍学不容忽视。有的孩子厌学,有的父母想把孩子带出务工;一些少数民族地区有早婚早育情况。国家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贫困家庭学生实施“两免一补”政策后,辍学现象有明显好转,但问题仍没完全消除。2019年,贵州省开展失学辍学大排查,制定《控辍保学劝返复学工作指南二十条》。为了“一个都不能少”,基层千方百计,运用教育、行政乃至司法手段。纳雍县羊场乡派人派车,从四川跨省接回一名辍学孩子,送到学校。如今,辍学现象在贵州贫困山区得到有效控制。

  在望谟县麻山镇,农民杨光友家的外墙上刷着两条标语,“世界再大也不怕,学好文化走天下”,“家庭的希望在孩子,孩子的希望在教育”。46岁的他因残致贫,以编竹制品为业。屋里墙壁的“精准扶贫结对公示牌”上方,贴着两张孩子的奖状。“我不认识字,我的两个娃愿意读书,不愿意打工,我再苦也要支持他俩。”乐观勤劳的杨光友说,教育扶贫政策减轻了他抚养两个孩子上学的负担,他自己赚钱解决孩子的生活费。

  “易地搬迁进城市,福泽儿孙几代人。”这句标语印在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塘坝镇的农房墙上。贵州已完成了188万人的易地扶贫搬迁,人数为全国之最。年纪较大的老人由于故土难离、缺乏文化,不少人不愿意进城。基层干部从有利于年轻人找工作、有利于孩子上学的角度,做思想动员工作。“易地搬迁实惠多,从此过上好生活”,“搬迁搬出新天地,移民移出好日子”……这样的标语,在剑河县、赫章县等县城新建的移民搬迁社区,随处可见。

  “来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产业革命”,类似标语也在山乡常可见到。结合农村产业扶贫,贵州重点发展12项农业产业。2019年,全省共调减玉米等低效作物500多万亩,用于种植蔬菜、水果、中药材、茶叶、食用菌等高效经济作物。

  还有不少标语像战鼓,如战书。比如“立下军令状,啃下硬骨头”;“与时间赛跑,与贫困较量;一刻不停,一天不误;冲刺90天,打赢歼灭战”。今年3月底,贵州省启动脱贫攻坚“冲刺90天打赢歼灭战”,要求4、5、6三个月冲刺做好脱贫攻坚工作,6月底实现所有剩余贫困人口达到脱贫标准、未出列贫困村达到退出标准、未摘帽县达到脱贫摘帽条件。

  贵州曾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的省份,现在是全国减贫人口最多的省份。走近这些标语,也就走近了一场艰苦卓绝的脱贫攻坚战。(参与采写:崔晓强) 【编辑:李玉素】